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06:25:5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共仇共的政治钻营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在《墨玉名单》上的署名身份是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中国问题高级研究员,该基金会于1993年由美国会批准建立,带有浓厚的反共色彩,曾被描述为“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、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”,在世界上早已臭名昭著。他以这样的身份开展研究,目的就是为了妖魔化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和共产党,根本谈不上什么学术立场,充其量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的政治奴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撒谎,我们欺骗,我们偷窃”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,恰恰也是阿德里安·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,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能狼狈勾结的原因。可惜,这些人的图谋不过是水中捞月的妄想。当前,新疆社会稳定、经济发展、民族团结、宗教和谐、各族人民安居乐业,国际社会点赞支持。阿德里安·曾兹的拙劣表演,为中国人民和一切善良正义的人所不齿,只会沦为国际社会的笑柄,必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。连日来,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干部池某旭与人通奸一事,因遭其亲弟弟举报,引发广泛关注。多段视频显示,池某旭多次在上班时间与一胡姓女子前往宾馆开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污蔑中国成名的“新疆问题专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盟继续限制美国旅客入境,英国仍要求来自美国的旅客隔离14天。美国与邻国加拿大、墨西哥之间的非必要旅行禁令,将持续到8月下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3月19日,美国国务院发布“第四级全球旅行警告”,建议美国公民因新冠疫情而避免所有国际旅行。在4个多月后,美国国务院6日发布声明说,“一些国家的卫生和安全状况改善,另一些国家则可能恶化,”因此恢复按具体国家给出旅行建议的制度。但声明还说,鉴于疫情的“不可预测性”,仍建议美国公民出国旅行时保持谨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 资料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臆想连连的“学术”犯规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,频频使用“可能”“估算”“假设”等或然性词语,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,如《强制节育》中“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”“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”“如果准确”;又如《墨玉名单》中“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,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。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……”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仅仅两年多时间,阿德里安·曾兹以一名神学研究者身份粉墨登场,俨然成为涉疆研究的“权威学者”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他在接受《华尔街日报》采访时表示,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“上帝的指引”“从《圣经》的世界观出发,教育人们用基督的信息影响万国”“我感到非常清楚地被神带领去做新疆研究,并且它变得像一个传教任务,或者说一个神圣的任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风使舵的“学术”投机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是神学教授,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,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,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,醉心于沽名钓誉。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,认为这是“出名”的良机,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,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“扬名”。现在,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,阿德里安·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,便旋即转向新疆,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,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,博人眼球、哗众取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抱着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偏见和反华情结,什么无耻谎言都编得出来,什么肮脏勾当都干得出来。他的“上帝”就是美西方反华势力,他的“圣经”就是“以疆制华”的罪恶图谋。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术骗子,是西方反华势力的走狗。